近年来从互联网大厂传递出来最多的词是“收缩削减”,就连势头正盛的云服务也不例外。即便如此,依然有少数领域(如视频云)却成为了不少大厂的“心尖尖”,不仅没有受太大影响,反而获得了更多的关注。

乍一听视频云这个词似乎很陌生,但实际上视频云早已经如同空气和水一样,融入了人们的线上生活之中,并伴随着视频应用的普及化产业规模急速扩张。

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报告显示,2021年中国视频云服务整体市场规模达到了448亿元,预计未来三年的年复合增长率为29.5%,预计到2024年视频云服务行业的整体规模将会达到924亿元,依旧是高成长赛道,而这则得益于多方面的因素。

首先,用户视频消费习惯的养成,互联网应用愈发倾向搭载视频功能等因素,为视频云的爆发准备了条件。近年来以抖音、快手为代表的新一代现象级应用的诞生,不仅推动了短视频这一垂直赛道的全面爆发,更培养了用户通过视频获取知识、表达自我的习惯。相比单纯的文字、图片或者音频,视频以更加直观的方式聚合多维度的信息,能够带来更强的沉浸式体验和交互性,这都让用户在短视频上花费的时间越来越长。

在此背景下,社交、资讯、电商、音乐等各类应用都开始将视频类功能,作为增强用户粘性的手段予以推广。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4月,TOP100 APP中搭载了直播、点播或者实时音视频功能的比例高达69%。随着越来越多的应用开通视频功能,各类厂商对视频云的需求也与日俱增,视频云也因此水涨船高。

其次,超高清和超低时延为视频应用赋予了更为丰富的想象空间,进一步推动了整个视频云行业的爆发。对于视频用户来说,视频的质量直接关乎其使用体验,而要维持一个视频平台同时保持高清画质与超低时延,就需要强大的云厂商为其提供底层算力支持与视频编码技术支持。

比如在拍摄端,智能手机摄像能力不断增强,用户无需专业设备即可拍摄4K、8K的超高清视频;在显示端,视频网站持续升级视频画质,并利用人工智能算法还原光线K以上分辨率已成了市场上的主流了。同时,终端算力与宽带能力的大幅提升推动低时延技术进入发展的黄金阶段。

另外,旷日持久的疫情也极大地加速了各行业转战线上的进程,让视频云行业完成了“加速跑”。

而在视频云赛道中,各大厂商也显现出了鲜明的业务特色,版图划分也更为明显。从市场份额来看,视频云赛道呈现出了“头部分化”格局。具体又可以将其分为如下三类:

第一类,是不相伯仲的阿里云与腾讯云。具体来看,阿里云已经稳坐国内云计算市场第一名的位置多年,在视频云领域也是如此,据IDC报告显示,阿里云连续四年位居国内视频云整体市场份额第一,整体市场份额占有率达到了26.9%。

阿里云在保持老大身份的同时,也一直保持着“科技范”的风格。比如,在冬奥会上,阿里云的CloudME虚拟活动服务解决方案,实现了实时、全息的交互现场,将视频云的沉浸式体验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在阿里云2022峰会上,阿里云提出了“back to basic”的策略,继续坚持在技术上保持领先优势。

与之相比,腾讯云则在音视频解决方案市场排第一。2021年5月,腾讯发布了整合之后的腾讯云音视频品牌,联想企业网盘网页版将TRTC实时音视频通讯网、IM即时通讯网CDN流媒体分发网络整合到一起,一方面做到了低成本、低时延,另一方面则做到了高品质和高并发的业务场景。回到自身的生态来看,腾讯系旗下的诸多板块都与音视频应用有着直接的联系,无论是其投资控股的斗鱼、虎牙,亦或是腾讯视频以及如今的微信视频号,这些形色各异的庞大生态都是推动其视频云以最快速度更新迭代的关键依仗力量。

第二类,是各具特色的华为云、金山云以及百度云三家云巨头。其中,金山云发力视频云较早,具有更丰富的行业经验和视频云技术解决方案;华为云的优势在海外。截至2022年华为云将布局全球29个区域、75个可用区,覆盖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有出海需求的用户而言,华为的视频云将比较有优势;百度云在视频云的特色核心则在于智能。如其推出的智能视频云3.0全景图显示,就很重视AI和音视频云技术的结合。

以上五大头部云厂商,凭借较强的先发优势和技术实力,在2021年已占市场份额的7成,在视频云市场中占据绝对的“C位”。

第三类,是背景较为相似或相近的声网、快手和字节跳动等玩家,其特点在差异化、个性化。比如,声网凭借较强的RTC技术,以元K歌、元语聊等为用户提供多样化的RTC解决方案。而火山引擎等则首创了零首帧技术,将视频的首帧时间压缩到了0.1秒以内,用户可在感受不到卡顿的情况下进入视频播放。类似地,快手在视频云技术上也有诸多类似创新。

尽管总体格局分明,但众多视频云厂商之间的关系却并不总是“你死我活”的竞争状态,它们之间也不乏一起合作、制定标准的和谐景象。比如,火山引擎就与腾讯云、阿里云一起推出了关于直播延迟技术的标准。

放长远来看,视频云领域的头部分化格局还会进一步增强,而新兴玩家不断在细分领域的革新,也会给整个行业带来全新的改变。

作为较为成熟的应用领域,如今视频云厂商服务的客户,既有面向C端市场的普通用户,也有面向B端市场的企业用户,总体上呈现出“双轮驱动”的态势。

一方面,现阶段消费互联网(TO C场景)仍然是视频云应用的主要场景,其中游戏、电商、泛娱乐等占据了大部分份额。作为最高频的消费场景,游戏、电商和泛娱乐都得到了视频技术的支持,特别是前些年短视频平台、互动娱乐直播平台伴随着DAU、MAU等指标的快速攀升,视频云用量持续增长,带动行业高速增长。

伴随着视频技术的进步和发展,近些年视频技术应用日渐普及化,视频云厂商也因此得以继续维持了比较高的增长。整体来看,消费互联网一侧客户开发能力强,视频与核心业务相关性高,大多选择的是基础层厂商。qq号搜索而视频云基础层业务属于重资源型业务,宽带和基础设施是两大核心业务来源。

整体来看,视频云基础层的毛利率约在17%左右,受基础设施建设和使用方式的不同影响,厂商之间的毛利率会存在一定差异,同时音视频、直播、点播三类业务的毛利率呈现由高到低的分布形态,其分别为30%左右、20%左右和10%左右。

另一方面,产业互联网方兴未艾,包括企业直播、云视频会议等B端应用层出不穷,成为拉动视频云行业增长的又一重要引擎。数据显示,产业互联网(to B场景)领域企业直播的收入占比约50%,视频会议虽然有较高的渗透率,但由于疫情以来以腾讯会议等为代表的云会议玩家以免费模式抢占市场,造成视频会议领域收入增长与用户增长速度不相匹配。

对比来看,产业互联网与消费互联网在视频云上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前者一侧以应用厂商为主,后者则多为基础层厂商。近两年随着消费互联网红利消退,视频云厂商越来越倾向于从基础层的竞争转向应用层的比拼,竞争局面也随之转向了B端市场。

相关数据显示,过去视频云收入中基础层与应用层的比例基本稳定在8:2。但随着企业级应用的大量产生,如今无论是资本还是视频云厂商都更青睐于后者。据艾瑞资讯提供的数据显示,近年来企业直播、在线教育和视频会议等三个核心领域,几乎成了最受资本青睐的领域,其融资数量几乎占据了全行业的70%-90%,成了绝对的大头。

另外,相比基础层的低毛利而言,企业级应用的毛利高达50%以上,具备很好的ROI。与之相比,基础层的业务大多比较同质化,毛利率不高且格局稳定,初创企业机会较窄,如此之下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厂商都纷纷转向B端应用市场了。

总的来看,大趋势是B端应用市场正在成为视频云厂商的全新增长曲线,与此同时C端市场作为成熟市场,则继续担当“挑大梁”的角色。

随着互联网视频平台用户逼近人口极限,视频云的价值和潜力正在重新被审视,整个市场或正处于产品与服务变革的十字路口。视频云的下半场,除了互联网视频高清化需求下可观的宽带与云计算资源消耗,视频平台出海与元宇宙等新概念注入或带来更多的想象空间。

一是,随着实时音视频技术的快速发展叠加客户低时延需求的增加,CDN技术与RTC技术正在加速走向融合,新场景或将成为打开视频云市场的全新增长点。

以直播技术路径为例,视频云厂商一方面在直播常用的TCP协议基础上增加UDP协议的选择,另一方面通过对CDN网络架构进行升级改造,将部分CDN节点升级为具备RTC融合能力的边缘云节点,与既有的CDN网络组成CDN+RTC的融合网络,实现智能调度、切换。

另外,综合考虑到客户各类需求,视频云厂商越来越倾向于提供整合点播、直播和实时音视频的相关能力 ,然后统一输出给客户,帮助客户结合实际场景灵活切换使用。其实,伴随着智能汽车、金融、医疗、移动社交等新形式、新业态场景的不断丰富,视频云技术被拓展到了更宽广的领域之内。

比如,用户可以在智能座舱之内组队语音视频对讲;另外,车企还可以通过视频云技术查看汽车周边的状况。另外,一些新兴的领域如元宇宙,也被认为是视频云应用的绝佳试验场。总之,在可预见的将来,新兴的场景应用将成为视频云打开局面的关键点。

二是,从国内市场转向海外市场寻求新增长空间。其实从全球范围来看,应用软件视频化的现象不只是在中国,而且是在全世界都在进行,因此对于视频云厂商而言,出海未尝不是缓解“国内内卷”的一种有效方式。

比如,华为云和阿里云都已经先后采取了行动,其中阿里云表示未来三年将在海外投入70亿元。而像字节跳动、快手等为代表的短视频巨头,则在铆足了劲拓展海外短视频业务的同时,加快自身云业务在当地的融合发展。

不难预见,未来结合新场景、新业态推出符合用户需求的新应用、新体验,并走出本土进入海外,或将成为视频云厂商们的新共识。

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