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说2022年还有什么互联网大厂集体投入的业务的话,那么视频云一定可以算一个。

绝大多数用户并不知道什么叫视频云,但视频云早已是互联网音视频行业的空气和水,在线直播、视频会议、主播连麦等用户早已习惯使用的产品,都是以视频云为技术底座;而在越来越多的产品整合了实时音视频服务时,视频云也日益成为整个互联网行业的基础设施。

随着云计算的深入发展,其落地场景越来越多:金融行业的,叫金融云;汽车行业的,叫汽车云;政务管理的,叫政务云......视频云,则是云计算在视频直播领域的落地应用。以视频云作为直播解决方案的好处在于,其应用在云服务器上进行,搭建和维护平台的费用较低、时间较少,能够大大节约做直播的成本。如何搭建私人云盘,

因此,当近年来各种形式在线直播的需求不断累积,自然有越来越多的企业开始输出视频云技术能力,或者在原有视频云技术的基础上不断加码,试图成为直播平台淘金者们的“卖铲人”:

远的不说,就在2022年8月,快手正是凭借发布视频云品牌Stream Lake,吹响了进军To B的号角;7月,字节跳动旗下的云计算品牌火山引擎发布了音视频云端一体解决方案veVOS,向市场提供“抖音同款”的音视频能力;4月,小米还投资了一家视频云解决方案服务商蔚领时代。实时音视频行业的垂直企业声网继续升级视频云科技树,比如3D空间音频、AI降噪等等。

在年初的冬奥会上,云计算行业的传统巨头阿里云,更是展现出了技术实力,不光实现了视频转播上云,奥运史上首次实现了全程4k转播,还把整个冬奥会赛前赛后的种种信息都搬到了云上,让冬奥会的数字化往前迈了一大步;

而在稍早的2021年,百度发布了智能视频云3.0,相比其他厂商,更强调与AI的融合;腾讯成立了“腾讯云音视频”品牌,以统一的RT-ONE解决方案面对市场。

除了上述互联网公司,联通、电信等更偏基础设施属性的运营商,也在提供视频云服务。

赛道似乎已经很拥挤了,为什么视频云仍然是大厂们发力To B和产业互联网时的优先选择?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到2024年,国内视频云市场将达到近千亿左右规模,未来3年,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30%。

在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看来,相比其他To B赛道,视频云服务市场虽然并不算大,但胜在潜在增长率并不算低,有一定的增长潜力。比如,各类产品应用都在叠加需要依赖视频云服务功能的直播连线、实时音视频通话等功能,在线会议、直播连麦等工作和娱乐场景又将持续普及、扩散。

今后,对视频云这一底层服务的需求,只会越来越多。这就成为了各大公司,竞相投入视频云服务领域的主要原因。

视频云业务,也契合了各大互联网公司“降本增效”的实际需求。在直播、视频成为各大产品不可或缺的“标配”时,相比采用视频云服务,自行搭建直播平台的成本以及后期的维护费用要高得多,周期也比较长。在视频云的助力下,企业在直播化、视频化的过程中,可以有效降低成本、提升效率。

此外,相比其他To B业务,视频云服务还有商业模式比较成熟、企业面临的不确定性较少的优势。种种因素叠加,视频云赛道肉眼可见地“卷”了起来。

5,指的是公有云领域的五大头部厂商——阿里云、腾讯云、百度云、金山云和华为云。这些头部厂商有着较强的先发优势和技术实力,而且是大公司旗下的核心业务,能够与大厂自身的业务相交融,综合实力很强,在2021年约占市场份额的7成。

1,指的是实时音视频行业垂直厂商声网,相比大厂旗下的视频云业务,声网具有更加垂直的优势,也有着较强的技术和服务经验积累。小欧视频网页版声网和阿里云等五大头部厂商,基本上主导了视频云赛道的基本格局。

2,指的是快手的StreamLake和字节跳动的火山引擎,两家和短视频密切相关的厂商都在最近一年多刚刚入局。

n,指的是电信、联通等运营商的视频云服务业务,以及其他更聚焦于某一垂直领域(比如游戏)的视频云服务商。

一个让人有些意外的事实是,视频云厂商之间并不总是处于你死我活的竞争状态,不乏一起合作、制定标准的和谐景象。

2022年2月,火山引擎就和腾讯云、阿里云一起,联合发布了一项关于直播延迟的技术标准,将直播的延迟压缩到1秒,可以用于体育赛事、电竞直播、电商直播等对延迟要求比较高的场景中。共同的标准,意味着行业水平的整体提升。

但更多的,还是各大“身怀绝技”的视频云厂商,依靠各自的优势展开激烈竞争。

阿里云已经稳坐国内云计算市场第一名的位置多年,在视频云领域也是如此,IDC的报告显示,阿里云连续四年位居国内视频云整体市场份额第一,整体市场份额占比达26.9%。

腾讯云音视频也不弱,已经连续四年在音视频解决方案市场份额上排第一。2021年5月,腾讯发布了整合之后的腾讯云音视频品牌,将TRTC实时音视频通信网、IM即时通信网、CDN流媒体分发网络整合到一起,一方面做到了低成本、低延迟和高品质,也能兼顾高并发的业务场景。

阿里云给人的印象则是一边保持着市场老大的地位,一边向用户展示各种黑科技。比如在冬奥会上,阿里云的CloudME虚拟活动服务解决方案,实现了实时、全息的交互现场,将视频云的沉浸式体验大大向前推进了一步。在阿里云2022峰会上,阿里云提出了“Back to Basic”的策略,坚持技术长征,让阿里云在技术上持续保持优势。

这其中,金山云是最先提出沉浸式视频云服务解决方案的,目前以提供金山图像增强(“ KIE”)和金山智能高清(“ KSHD”)等服务为主。金山云也是五大厂商中,唯一一个独立上市的公司。

但最近一段时间以来,金山云的财务表现并不好,2021年的归母净利润3.95亿元,同比下降96%。这和金山云在各个大厂中夹缝求生密切相关:有的时候上一年还是最大客户,下一年就成了对手,比如字节跳动,2020年为金山云贡献了28%的营收,2021年就做起了火山引擎,和金山云来到了一个赛道。

百度云则将集团在AI领域的投入转化为技术上的优势,在2021年5月推出的智能视频云3.0全景图显示,重视AI和音视频云技术的结合,是百度区别于其他厂商的一大特色。在2022年的百度世界大会上,百度智能云推出了可以24小时不间断直播的数字人平台,从数字人的角度切入视频云服务。

华为云的优势则在于出海,2022年底,华为云将布局全球29个区域、75个可用区,覆盖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对于有出海需求的用户,华为云的视频云服务将比较有优势。

声网是RTC(实时音视频)赛道的第一名,通过持续投入建立了较高的技术壁垒,比如全球首个、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实时音视频网络——软件定义实时网SD-RTN;不断发布新的产品和场景,以元K歌、元语聊等为用户提供更多样化的RTC解决方案。

火山引擎的视频云业务的首创技术是“零首帧”,能够将视频的首帧时间压缩至0.1秒以内,让视频播放更加“丝滑”,用户在感知不到卡顿的情况下就能进入视频播放。“抖音同款”的音视频解决方案相对成熟,也让字节跳动得以搅动视频云领域。和火山引擎类似,快手StreamLake的优势也在于短视频领域积累的经验。

尽管视频云厂商各显神通,但这也改变不了整条赛道的空间已经相对确定。想要进一步提升视频云赛道的天花板,必须走出新的路子。

首先是以元宇宙为代表的新场景,视频云厂商可以通过进军新场景,来获取新的增长空间。元宇宙等新的场景,对实时音视频互动也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求更低的延迟和音视频交互质量,为用户提供更具沉浸式的使用体验。

一些云服务厂商,已经在元宇宙场景中进行了布局。比如字节跳动最新发布的VR设备Pico,就是由火山引擎提供视频云服务的;声网,也推出了元娱乐解决方案,旨在为用户提供一站式的元宇宙社交场景服务,覆盖元K歌、元语聊、互动游戏等玩法。百度推出的能够不间断直播的数字虚拟人,也是视频云能力的一种外延。

其次是以物联网为代表的新场景,比如在智能汽车、智能家居等场景中的应用,可以充分发挥汽车、家居产品作为智能终端的潜力,与音视频平台密切合作,将视频云服务植入其中。

这里所言的物联网场景,也包括了工业互联网等To B的应用。目前,这一领域也有了部分应用案例,有的工程车智慧监管平台就将视频终端通过华为云 VIS 视频接入服务统一接入上云,借助华为云VIS的视频数据采集、实时数据分发和视频数据转储能力,实现了智慧视频监控,减少安全事故。

另外的出路就是出海了,把国内“卷”出来的技术和场景经验积累,输出到海外,或者服务于出海的音视频平台们,借船出海。在端到端和解决方案上,国内的视频云服务商一般比国外同行更具优势。

不过,出海也已经是国内视频云服务商早已在做的事,比如声网,就在通过为赤子城科技、Shopee等国内出海企业提供实时音视频服务实现出海。

总的来说,视频云赛道的激烈竞争,对于国内视频云行业的演进起到了积极的作用。云计算的行业格局也证明了这一点:能和国内厂商一较高下的海外大厂,也只有亚马逊云一家了。

而在互联网行业的增速普遍趋稳的时代,30%左右的年复合增长率,也足以说明这仍是一条值得各个互联网大厂全力投入的赛道。未来,清晰度更高、延迟度更低、交互性和沉浸感更强的视频云服务,将是这条赛道的各位厂商努力的方向。

多航司计划恢复部分国际航线亿!MLF等量平价续作,释放什么信号?来看专家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