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8日,有网友在短视频平台发布视频,称自己在从事百度网盘照片审核的兼职,这则消息在网上一经发酵,顿时引发全网关注:“一直以为百度网盘是机器审核,没想到是真人审核,审核人员还能随随便便把用户的照片截下来保存发到网上。”

  随后,百度网盘官方连发两次声明回应,表明不存在所谓的照片人工审核,网上所流传的系列内容都是谣言,并已报案。

  但广大网友对声明的真实性仍然存疑,许多用户表示自己网盘中的文件被官方不明原因的“清理”过,造成了严重的不便和极差的体验感,同时也让百度网盘的私密性笼罩上一层疑云。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覆盖式普及,上至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下至几岁孩童,只要是接触互联网的人,在实名制高度日益普及的今天,都不得不在网上输入自己的真实姓名、身份证号、银行卡号等基础信息。互联网科技的进步正是风险产生的根源。

  衣、食、住、行和娱乐,用户任何一个微小的行为都会在网上产生数据信息,每个人在网络上注册信息、消费信息都可能被曝光。正是人们生存方式的改变,使隐私的危机成为了可能。

  德国社会学家贝克提曾提出“风险社会”的概念:全球化发展背景下,由于人类实践所导致的全球性风险占据主导地位的社会发展阶段,在这样的社会里,各种全球性风险对人类的生存和发展存在着严重的威胁。

  互联网数据隐私泄露在当代屡禁不止,其根本原因在于用户信息所承载的经济价值。现代社会中,信息同物质、能源一起并称为社会发展的三大支柱,即所谓的“信息就是财富”。大数据应用掌握着用户的个人信息和兴趣偏好,就可以精准的绘制出“人物画像”,从而进行营销,获取商业利益,成为社会发展的巨大安全隐患。

  隐私泄露屡禁不止还有一大原因,就是法律制度的欠缺,或者说现有的法律制度并未与互联网发展速度相匹配,我国法律完善程度远未与高速发展的互联网相匹配,从而出现了多种问题缺口和隐患。

  现在人们通常把1890年美国波士顿律师塞缪尔-沃伦和哈佛大学教授路易斯-布兰戴斯合著的《隐私权》作为近代意义上隐私权的奠基之作。

  在国外,1970年,德国《数据保护法》;1974年,美国《隐私法案》;1995年,欧盟《个人数据保护指令》,涉及范围广,执行机制清晰,成为全球个人信息保护的经典,小欧视频链接“被遗忘权”概念被正式提出;1997年, 德国又通过了世界上第一部规范互联网的《多媒体法》;2015年,美国加州通过“橡皮”法律,为用户向科技公司提出删除个人信息的要求提供了法律依据;为了遏制个人信息被滥用,保护个人隐私,2018年欧盟又出台了欧盟“通用数据保护条例(GDPR)”。

  在我国,2013年2月1日开始实施的我国首部个人信息保护国家标准《信息安全技术公共及商用服务信息系统个人信息保护指南》,2017年6月1日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以及2020年颁布的《民法典》在“人格权编”中也涉及到互联网个人隐私保护。

  尖锐的隐私泄露问题,不仅限制了互联网的正常发展,破坏了网络生态环境,更已经到了危机用户人身和财产安全的地步。

  随着人们思想意识的进步,用户对隐私的权利意识不断增强,曾经资本方大力宣传的鼓励用户提高信息安全意识已经不再适用,个人对信息安全的保护固然重要,但资本的逐利性不会放弃用户隐私数据这块“肥肉”,因此,建立完善的法律法规才是首要任务,用政府的监管和法律的制约来填补互联网隐私保护的空白,才能从根本解决危机和风险。

  百度网盘的上家百度CEO李彦宏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中国人更加开放,或者说对于这个隐私问题没有那么敏感。如果说能用隐私交换便捷性或者效率的话,很多情况下他们是愿意这样做的。”

  我国互联网用户的隐私意识觉醒普遍较晚,导致现在仍有人意识不到隐私泄露,是严重的侵权行为,一个人的信息被泄露或许并不能构成什么威胁,但当社会大部分群体的个人信息都被某些机构或资本方掌握,那将带来不可估量的社会风险,个体的力量虽然微薄,但群体的意志却可以推动社会法治发展的进程,守护隐私,百度网盘怎么不限速我们已经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