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此前市场的一致性预期上看,百度广告业务可能受到了疫情冲击,导致业绩指标下滑。但往好的方面看,危机更加考验公司的抗冲击能力。百度的第二、三曲线(即智能云服和AI赋能的智能驾驶、智慧城市、IoT等),有望在危机下得到凸显,无论是从营收结构上还是其表现出的韧性上。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认为有必要结合此前对公司理解的沉淀,在这个业绩遭到扭曲的时间节点,开展一些具有建设性的思考和讨论,以期理解与事实尽量同步,不断调校方法论。

2021FY百度的营收中,在线亿元,占业务比重的超过58%。该业务在2020Q1受疫情影响,出现下滑;而在2021年得益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以及复工复产,在线营销服务营收对全年增幅的贡献(在线营销服务营收增幅/总营收增幅)达到了43.84%。

2)疫情的严重程度,与在线营销服务业务的营收之间,存在一定负相关。回顾百度的股价走势,2020Q1之后也确实是百度市值近3年来的最低点。

这种判断得到了彭博社分析师的确认,即上游广告主在疫情冲击下可能削减费用投放,使得营销业务和整体营收增长面临挑战。不过在宏观环境改善的情况下,在线营销业务收入有望重回双位数增长。

同时非营销业务(云服务和其他)有望快速增长,进一步改变百度的业务构成,使二、三曲线加速兑现。

具体而言,彭博社分析师的最新预期是营收或上涨约9%,其中百度核心业务或上涨12%,算上营业费用后核心营业利润率可能回撤至19%,但非营销业务收入增幅有望在60%以上。

从财报的介绍和研发费用投放中可以证实的是,非营销业务是百度重要的战略方向。

2021年百度核心研发费用221亿元,占核心业务收入比例23%,2020年为21.4%。值得一提的是,其过去按季度研发投入强度保持在20%水平线上。

这些业务主要包括IoT、百度云,以及正在蓄力的智能驾驶、智慧城市等。而在他们的中心,是百度AI的算法和深度学习能力。前几年一度传出百度“All in AI”的消息,后来被澄清了。什么事云盘不过从这次事件中可以看到,百度在AI方面的加码已经在市场上形成了相应的认知。

眼下AI技术进一步发展的大其趋势已板上钉钉。在上一轮技术革命红利减退的环境下,借助AI实现自动化是提高社会生产和运行效率的必然选择。所以AI被划入数字经济建设和新基建,以至于国家“十四五”规划的范畴,将为百度带来新的增长机遇。

对于云服务的长期增长,艾瑞咨询预测2022~2025年复合增速(CAGR)为28.1%。

智能驾驶方面,百度正基于Apollo的智能驾驶能力,推进智能出行服务Robotaxi的商业化落地。公司已获得中国自动驾驶测试牌照593张,其中载人测试牌照398张,超过500辆测试车在全国多个城市开展路测,目前测试里程在中国同行中排名靠前。C端客户端萝卜快跑已在北上广深和武汉开启试运营,截至2021Q4共计完成21.3万个出行订单。

智慧交通方面,百度将感知和计算能力分布到路端,与智能驾驶共同构成车路协同。其愿景是减少信息不对称造成的运力损失,李彦宏2022年5月17日全国政协举办的“推动数字经济持续健康发展”专题协商会上乐观地表示,交通网络的智能化改造,可以让通行效率提升15%~30%,从而推动GDP每年2.4%~4.8%的增长。

智慧产业方面,2022年5月20日,由深度学习技术与应用国家工程研究中心主办、飞桨承办的WAVE SUMMIT 2022深度学习开发者峰会上,百度发布文心·行业大模型,赋能工业、能源、金融、通信、媒体、教育等行业。

结合此前沙利文对百度AI技术和落地能力的评估,保守估计百度各项AI赋能业务增速能与市场保持同步。即便这样,带入PE/G估值模型粗略计算,也能够得出相对OK的结论。网盘搜索家百度云

投研机构simplywall.st结合财务信息,以及来自巴克莱、法国巴黎银行、中银国际、花旗集团等机构的多名分析师意见,通过股权现金流折现法计算了百度的“公允价值”。

平台使用分析师对未来10年的现金流的估计,并假设公司以稳定的速度增长到永续经营。

代入FCFE模型,并考虑给定条件和汇率后,得出百度“公允价值”为326.6美元/股。

而截至美东时间2022年5月24日美股收盘,百度股价为115.73美元,较“公允价值”低估了……64.6%。

回顾过去的3年,作为科技股,百度在2020年全球流动性十分充裕的情况下,市值曾经达到近10年的峰值。但后来随着经济复苏预期下,美联储加息概率的提升而开始回落。

在这次风险资产价格回调的过程中,绝大多数科技股市值都遭到了打击。云成绩查询分数所以很显然,与许多科技股一样,业绩、疫情和流动性是影响百度股价最显著的几个客观因素。

美联储在后市中似乎也计划进行两次幅度为50个基点的加息。目前我们很难判断市场是否已经充分反映加息预期,在美国市场产出仍然低迷的情况下,美联储鸽派、鹰牌轮番发言,给市场释放了不少烟雾弹。

不过在过去的走势中,相似的市场环境下,百度与其他许多同类型科技股出现了分化,包括一些同样经营智能驾驶、AI或者云服务的同行。如果不是客观因素导致的分化,那么从基本面中是否能找到答案?

而另一方面,随着新能源汽车板块在2020~2021年的景气度提升,带动Apollo价值的重估,以及百度AI和云服务能力的兑现前景,开始带来抗冲击的营收增长,第二、三曲线的成长性也许能够打开新局面。

这两种判断似乎都没有错。那么是不是意味着,市场的诸多投资者,过去对百度的基本面和成长性预期也许仍存在较大分歧?

如果确如一些分析师所说,百度存在低估,那么当利空消散——市场流动性足够充裕,第二、三曲线得到兑现,或疫情冲击得到有效控制等等——的时候,是否曾经压抑的情绪越大,反弹的强度就会越大呢?在这里,可以先画上一个问号。

换言之,具有前瞻性的业务究竟能否兑现的预期,意外事件的概率,机构、聪明钱和大多数投资者的看法,政治、经济格局的动向……这些都是不断变化的。

紧跟指标的模型能让我们得到严谨的定价,终局思维能让我们看到资产回报的可能性。认知、策略、情绪等因素之间无休止的博弈,背后不正是市场诡谲多变的魅力所在吗?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算法推荐专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