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互联网的飞速发展,短视频、直播平台等互联网产品如雨后春笋。与此同时,行业大数据成为新型基础设施,传统行业借助云计算服务,进行数字化转型迫在眉睫,由此也推动了云计算服务行业的高速发展。

在全球范围内,云服务厂商已经形成了以亚马逊、微软、Alphabet(谷歌母公司)为头部企业的行业格局。而在国内云服务市场,形成的则是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百度云为代表的头部阵营,领衔主演。

不过,在阿里巴巴稳居市场份额第一,占比近40%的同时,腾讯云与华为云的行业第二之争,却从未停止。根据IDC发布的2021第三季度公有云服务市场报告,目前腾讯云公有云 IaaS+PaaS市场份额为 10.92%,而华为云IaaS+PaaS市场份额为10.74%,稍稍落后于腾讯云。

具有戏剧性的是,在本周华为发布的财报中,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首次透露了华为云的收入:201亿元,并强调在中国的公有云IaaS市场,排名第二。因此,在整体份额不相上下的行业格局下,按云服务的重要组成部分公有云IaaS来细分市场,华为却反超腾讯云,并成为名副其实的第二。至此,腾讯云的整体份额第一也正在失去意义,不仅地位岌岌可危,而且变得尴尬无比。

论入局云计算的时机,华为云属于后来者。2017年,在阿里云已经在行业深耕近10年,并形成一家独大的强势地位之时,华为的入局,显得姗姗来迟。即便与成立于2010年的腾讯云相比,也整整晚了7年有余。而且彼时,华为是在一片质疑之声中,推出了云服务。

外界的质疑在于,一方面,华为入局太晚,错过了云计算市场发展的最佳时机。另一方面,华为一直是通讯运营设备等硬件产品的制造基因,转型做软件与服务,显然缺少足够的沉淀。

不过,时至2020年,短短成立3年时间的华为云,便从第二阵营中杀出一条血路,冲进云计算的第一梯队。据分析,如果按照IaaS的统计口径,实际上腾讯云早在当年就被反超了。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华为云增速高达222.2%, 2020年增速高达168%,堪称全球最快。

根据彼时Gartner发布的2020年全球IaaS公有云服务市场数据显示,前五分别为亚马逊、微软、阿里巴巴、谷歌和华为,其中华为以27亿美元的收入首次跻身IaaS厂商前五榜单。但在2019年,全球前五的名单中,腾讯云还在Top5之列。

由此可见,自那时起,抛开国际两大云服务巨头,腾讯已经“退居二线”。而华为云却顺势进入全球头部阵营。这也意味着,在市场份额相差无几的态势下,未来真正的行业第二,或将易主。电脑手机模拟器下载

随着云计算行业逐渐走向成熟,各大玩家之家的竞争矛头,也逐渐由单一的产品与服务之争,转向了生态、服务落地等综合实力的竞争。

例如,在业务架构上与发展战略上,阿里云、华为云与腾讯云均早有准备,并表现出了决心。早年,阿里云为了形成生态效应,推出了“云钉一体”战略。而华为云则推出了云开天aPaaS,并在成立之初便以BU的形式存在,足见其战略地位。而且,哪个网盘下载快啊2020年初,华为Cloud&AI地位再次升级,甚至成为华为第四大BG,让其在华为的地位进一步提升。

反观腾讯,也算是先知先觉,早在2018年9月,便宣布组织架构调整,将原有七大事业群(BG)做了重组整合,并成立了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而腾讯云便是CSIG的核心。

至此,腾讯将企业级业务重要性提到了新高度。而且,各大玩家不约而同的瞄准了IaaS+PaaS+SaaS组合拳形成的生态效应、规模效应。

不过尽管如此,腾讯在云服务市场上的表现,却显得有些低调。所以才让后来者华为云步步紧逼,已经威胁到其地位。值得一提的是,近日腾讯CSIG传出了裁员的消息,更是其内部的危机暴露无遗。

在匿名吐槽社区脉脉内,一条题为“cisg毕业典礼已开”的帖子,更是登上脉脉热搜榜首。

更有知情人士透露,开网店在哪里注册啊,到2022年底,CSIG部门裁员比例或将超过20%。不难看出,CSIG部门裁员暴露出的,也是其2B方向的压力所在。

究其根本,一方面是因为竞争对手不断瓜分市场,即便是腾讯这样的大厂也不得不打“价格战”,因此导致利润率在不断下滑,甚至已经威胁到了腾讯云的盈利水平。另一方面,对比业务增速,华为云IaaS+PaaS的市场增速为1.5%,远高于腾讯云的0.39%。按照这种态势,华为云反超腾讯云只是时间问题。

由此可见,腾讯云看似风光的背后,实则非常焦虑。据观察,2021年腾讯财报也释放出了一个信号,腾讯将会“将重定IaaS及PaaS的发展重心,从单纯追求收入增长,转向以为客户创造价值及实现高质量的增长为目标。”也就是说,腾讯云IaaS及PaaS的发展重点,将从纯收入转向追求利润。而其核心目标,也将是优先扩大规模,而非单纯追求收入。

不过,即便如此,腾讯云如何绕开增长放缓的困局,依然悬而未决。腾讯云的发展空间受限,通过其客户结构及收入来源就可以窥见一斑。

实际上,在PaaS层面,腾讯云已经构建一套完整的产品体系,包括数据库、音视频、人工智能、云原生等。目前,在IDC的《中国视频云市场跟踪报告》当中,腾讯云已经连续三次排名第一。而在SaaS方向上,腾讯云也早已通过腾讯会议、企业邮箱、腾讯文档等进行渗透。

因此,除了腾讯自建的SaaS业务板块,其新产品在各大巨头的竞争下,搜白百度盘并无太大拓展空间。而如何进行现有产品与云服务资源的整合,将是其是否能克敌制胜的关键。

据了解,2022年初,企业微信的发布会上,就重点宣布了与腾讯会议、腾讯文档的全面融合,以期形成基于云服务的生态化效应。只不过,这种效应是否真能给腾讯云的云服务大盘加分,还有待验证。

过去数年,得益于腾讯QQ、微信公众号、小程序、微信支付、企业微信所构成的腾讯生态,腾讯云也进入了飞速发展期,在打通B、C端用户的同时,也实现了对零售、政务、金融等行业的赋能。由此,腾讯云也成为了仅次于阿里云的第二大玩家。

不过,如今这个赛道也是千帆竞技。既有头部阵营的阿里云,地位难以撼动,也有后来者华为云、百度云、字节云等的凶猛追赶。

例如,除了与腾讯云不相上下的华为云外,百度智能云也正在以爆发之势高速增长。据百度财报显示,百度智能云的Q2营收同比增速为71%,不仅高于整个市场的增速,也高于四大巨头的总体增长率。值得一提的是,借助百度基于AI等形成的行业生态,百度智能云在工业互联网、基础云、智能交通等领域的市场份额实现进一步增长。

而且,百度通过“适合跑AI的云”和“懂场景的AI”构成了云智一体的发展战略,正在形成差异化竞争优势,步步紧逼。

与此同时,京东云与字节云,也正在逐步跻身国内云计算的第一梯队。据了解,京东云的服务对象,主要是政府、企业、金融机构等核心技术数据平台,也在推动产业数字化升级方面表现出巨大的潜力。2020年,京东云IaaS市场占有率排名中国第五,在头部厂商中增速排名前三,增长势头不容小觑。

同样,作为云服务赛道的后起之秀,2020年6月火山引擎官网上线后,也透露出字节跳动攻占企业服务领域的野心。在抖音、今日头条两款国民级产品所形成的生态下,字节跳动也开始表现出了2B市场的决心。

另外,同样作为后起之秀的国资云,因为有国资“背书”,壮大只是时间问题 。据媒体报道,国资云的本质是从第三方托管的公有云转向国资专属行业云,其主要建设与运营方通常是地方国资企业。不难看出,国资云因为客户资源丰厚,成长壮大指日可待。由此,也将进一步挑战腾讯云的行业地位。

而一直以“连接”为定位的腾讯,剩下的空间只能是为实体行业赋能加码。但是要知道,阿里云及其它玩家也在瓜分了大型互联网企业的市场之后,不约而同的瞄准了产业互联网。腾讯如何进行差异化竞争,进一步巩固其行业地位,依然充满变数。

云计算行业的的进入门槛很高,几乎是行业共识。因此,能挤进这个赛道的玩家,都非等闲之辈。除了阿里云捷足先登,抢占了行业地位的领先地位外,其它玩家也凭借各自的品牌影响力、产品与服务生态,并逐步渗透云计算市场,并构建了属于自己的护城河。

腾讯云背靠腾讯生态,固然也有自己的先天优势,但是在各大玩家相继涌入、蚕食市场之时,其过往的优势已然不再。

可以预见,未来在云计算领域,也将迎来一场决战,腾讯云是否能够胜出,恐怕难以料定。不过,对于产品与服务已经渗透到人们生活方方面面的腾讯来说,人们依然对其充满期待。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