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大学毕业的暖暖,就曾用夸克网盘完成一场没有观众,却足够浪漫的表白。他创建了 6 层文件夹,用每一层文件夹的名字连成一段对女友想说的线 层文件夹,才能看到最终的文件——一张对女友的表白 PPT。

这段故事情节实在太像前互联网时代的电视广告剧情了,传统的文字和现代化的云存储技术,交织出一段爱情故事的注脚。暖暖说,他想用这种方式告诉女朋友,爱情可以是永恒的。她有一些内向,对很多事情都没有信心。网盘不是都号称永久存储吗,我就想用这种原始的方式给她信心。人民检察官下载云盘,

听起来更像广告剧情了,但这就是年轻一代使用网盘的个性化方式。网盘不再被限定为一种存储空间,而是成为了一种管理生活的智能工具。空间和时间依然重要,但新的使用场景也逐渐成为各大同类产品的必争之地。

回顾网盘十余年的发展史,从百盘大战硝烟四起,到幸存者困于商业变现的挣扎,再到近两年,后来者开启全新挑战,网盘产品的发展脉络,提供了一整套曲折蜿蜒的工具产品发展图谱。

时间倒回 2010 年,刚上小学五年级的贺高薪迷上日剧,作为从小泡在互联网里的小学生,贺高薪轻松摸到了追剧的好办法,使用网盘。

贺高薪的大学师兄路飞比她更晚接触网盘产品。2012 年,刚上大学的路飞第一次知道,自己的文件不止可以存在空间告急的电脑 F 盘里。 那个时候玩游戏,很多单机游戏特别占空间。

当时,路飞的同学们还有另一个解决方案,花几百块钱买一个移动硬盘,把自己想保存但存不下的文档都拷贝到硬盘里,也作为一种备份方式,避免不时到来的电脑死机。1 块钱 1 个 G,要是买个 500G 的移动硬盘,就要花 500 块,现在肯定便宜多了。 同一时代的学生,对于移动硬盘的价格都有相似的记忆。

2012 年 2 月,百度网盘上线 云盘,Yunfile 等产品已经开始在国内市场崭露头角;而在国外,Dropbox 在这一年宣布用户数突破 1 亿,联合创始人德鲁和阿拉什在旧金山捧起当年 Crunchies 最佳初创团队奖 。

但国内网盘的发展路径,从一开始就和 Dropbox 不完全一致。Dropbox 的起始免费空间为 2GB,而国内的网盘企业凭借免费策略实打实地大幅提升这一标准。

2012 年,刚刚杀入网盘市场的百度网盘就祭出用空间换用户的策略,将免费空间设定为 100GB,一年后,金山云盘和 360 云盘相继推出做任务领空间活动,用户只要完成客户端的安装,就能分别获得 100G 和 360G 的永久免费空间。百度搜网盘搜索器

随后,百度推出 1 元换购 1TB 永久空间的活动,将国内的个人云存储带到 TB 时代。360 云盘随即跟注,免费空间总计 1026GB,硬是要压过百度一头。

对于这场空间大战,身在其中的用户们早已记忆模糊。作为多款网盘产品的忠实用户,贺高薪只记得,有一次自己试用了一个现在已经消失的新功能,突然空间就大了几个 TB。一直到现在,即便已经过去快十年,大大小小的资料存了一堆,空间也就用完了十分之一。

然而一切疯狂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和许多人一样,贺高薪很多珍贵的少年记忆,都消失在了关闭的网盘里。

还是小学生的贺高薪,在追日剧之外还喜欢追星。21 世纪的第一个十年,正是全民选秀火热的年代,身在成都的贺高薪喜欢上了一个快乐男声成都赛区的选手。 真的很糊很糊,连全国总决赛都没有进。

那时候,偶像和粉丝间的互动方式还很简单,这位选秀失利的小爱豆,会经常在翻唱网站 5sing 上唱歌给粉丝听。 那个歌也没法儿用 QQ 之类的播嘛,我们就把音源存下来,因为怕丢就存在 115 网盘上。

小学生长大了,当年追过的糊豆(指不太出名的偶像)再一次回锅参加音乐节目,却被爆出一堆黑料。延迟多年塌房的贺高薪,和当年认识的追星伙伴们集体脱粉,一起追星的少年时代,和存在网盘里的音源,也永远消失了。

2016 年,网盘产品迎来倒闭潮。新浪微盘、华为网盘、金山快盘、360 云盘相继宣布关停。 永久 和失去只在一线 年,贺高薪即将研究生毕业。当年跟他一起追 糊豆 的小伙伴们,如今也都离开校园踏入职场,成为大人。贺高薪说,360云盘有什么用他们现在也还在追星,只是都改追顶流了。 只有我还在追着新的糊豆。

曾经保存着诸多记忆的网盘相继倒闭,贺高薪仍然与网盘发生着千丝万缕的纠葛。作为幸存的那一个,百度网盘在百盘大战后占领了大部分市场份额。根据 Questmobile 数据,截至 2020 年,百度网盘有 6 亿注册用户,占据国内网盘市场的 85%。

对那些早期被众多网盘争夺的用户而言,他们拥有的永久免费空间是 2TB 以上。对于企业而言,微信如何避免封号与之对应的是巨大的存储成本和带宽成本。——这正是当年很多网盘产品最终走到末路的原因。

幸存者要面对的问题是,砸下市场份额之后,接下来怎么办?然而限制上下行速度毫无疑问会带来严重的体验问题,这既是用户对百度网盘诟病最多的一个方面,也是让百度网盘平衡收支存活下来的一种手段。

用户在网盘里存文件,存完就走;等到要用文件的时候,再过来 宠幸一下 。这意味着可以变现的环节极少。

个人云服务的概念被频繁提及,相较于我们所熟悉的网盘,这显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文字游戏。

个人云服务,云存储依然是概念中的核心议题,无论是守擂者还是攻擂者,都依然需要面对老生常谈的服务器、带宽、内容监管等问题。而服务则是另一个核心话题,在存储之外,如何找到更多刚需的场景,满足用户的需求,是需要持续探索的新跑道。网盘领域的硝烟从未散去,百盘大战时代还在上小学的 00 后长大了,对于他们而言,抛去厚重的习惯包袱,谁能提供好的服务,谁就能抢夺他们的青睐。

不止一位 00 年前后的年轻用户在访谈中提到了夸克网盘。夸克这个名字对于关注新产品的年轻人而言绝不算陌生,作为一款界面极度简洁的移动互联网搜索 app,不少新生代用户将其作为个人资产上云的第一站。

2019 年,关注互联网动态的暖暖从 36kr 的报道中第一次听到夸克的名字。 页面交互很简洁,很干净。 那时候,网盘功能还是一个被收纳在更多按钮下的细分功能,用户在搜索引擎中找到的文件,可以一键转存到网盘。对于夸克而言,网盘还是搜索的延展工具。

被大量用户搜索的问题,往往展示了用户最直接的诉求。夸克网盘基于不同场景下的用户诉求,可以通过智能工具提供学习、工作和生活场景中的各类服务。

尽管有再多的理由和苦衷,天下苦限速久矣是不争的事实。对于用户来说,有货比三家的选择,最终能更好地解决需求,自然是件好事;对于业内人士而言,网盘业务如何突破空间、时间、审核和商业化的桎梏,寻找到新的平衡点,则是后百盘大战时代最有意思的话题。

而作为使用范围最广的 C 端工具类产品之一,网盘业务的下一步,或许也能给工具类产品在国内市场的开枝散叶提供一些经过检验的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