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曾经参与筹办第一届百度世界大会的老百度人是这样说的:“2005年是百度上市之年,所以2006年就有人提出,是不是可以有个集中展示一下百度能力的活动。在当时的国内互联网界,还是很少有类似活动的。”在他看来,百度世界大会是一场很精彩的科技狂欢节,相当于 “技术春晚”。

这背后,一个公司从创立时的8人到现在近40000人,各种业务的兴衰起落,各种模式的试错与证伪,各种商业模式的尝试与开拓,各种不同经办人的手法和思路……都有着极大的个性化特点和时代特征。

但是,当你摆脱“事”的视角,而从“人”的角度来看,就会发现其实这十五年来,百度的变与不变当中,沉淀最深的就是百度人的活法。

网站免费空间申请在百度40000人的一种活法-奇享网

百度世界大会有很多落地场景展现,其中数字人是让人惊艳的画面之一,背后故事也是一个精彩缩影。

说到数字人,可能最近引发关注的,就是显卡大厂英伟达自爆在今年4月的发布会视频中,有部分关于英伟达CEO黄仁勋的影像,是通过英伟达Omniverse技术虚拟模拟出来的。这个消息一经传出,就震撼了全球AI界,争议间“数字人”一夜成为更为广泛的热门新闻。

其实,大多人认同的数字人,狭义来说,是信息科学与生命科学融合的产物,是利用信息科学的方法对人体在不同水平的形态和功能进行虚拟仿真。目前的数字人包括可视人、物理人、生理人、智能人等多个概念,而其最终目标,是建立多学科和多层次的数字模型,并达到对人体从微观到宏观的精确模拟。

如果从这个概念来看,在百度世界大会上,整场直播中,最令人惊艳的当属龚俊数字人唱跳周杰伦的《夜曲》,而这个数字人既有逼真的数字效果,也具备智能化。

其实,单纯制作一个3D人型,并让他动起来,在传统的电影工业里已经应用的很多,但那是用传统的方式构建的,一个逼真的人物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建立,而且成本高昂。

而数字人的另一种形态是很多APP上可以根据照片生成的类人卡通形象,准确的说这还不算真正意义上的数字人,而是一种3D技术。

负责生成数字人的团队核心成员李健(化名)不无骄傲地告诉笔者:“如果用纯传统的方法做一个龚俊的3D高清人型,至少得三个月,而我们这次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搞定了。”而这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应用了百度的AI能力。

李健说,原本为了精益求精,也想用一些传统的技术,但因为疫情却无法实现。这反而倒逼他们想出了更进阶的方法——李健和伙伴们用了视觉识别的算法,先打造一个基础的模型,在这个基础上再进行精工细作,没有用几百台摄像头就录了一段龚俊360度的视频,然后依据录好的视频,通过百度先进的算法生成基础的模拟人后,又通过照片进行精修,只用了三分之一的时间。

“它的风格无限接近于真人,它的细腻程度无限接近于真人,而加入了语音技术后,它就更接近人了”,李健说:“比如最典型的就是应用了TTS语音能力。龚俊唱歌和说话的声音都是利用AI技术合成的。”

龚俊“AI数字人”并不是数字人首次登上百度世界大会,2020年世界大会上,央视主持人康辉、百度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就跟20多年前的自己:“小康”、“小李”两位虚拟人,展开了一场“跨越时空”的精彩对话。

其实不只是炫酷,虚拟数字人在客服、传播、营销、社交等领域的价值正在得到被认可。越来越多的金融、游戏、媒体、文娱、电商等企业开始推出虚拟助手,基于数字人推出个性化、定制化服务。

谈起数字人的价值,李健很是自信:“数字人的价值有几个释放点,比如所有的服务都可以被私享化,任何服务都变得可以VIP化了。无论办理财、办业务,家庭医生、家庭教师,都以3D的形象,你作为VIP客户,它只是对你1V1服务,这种3D的信息消费让你体验变得特别沉浸,特别直接。”

“还有就是数字孪生,就是我自己的数字替身,这个可以在虚拟的空间里帮我表达自我,我可以变成我喜欢的任何形象,我可以特别充分地表达我个人的性格,与更多人建立连接。”另一位团队小伙伴补充道。“当然,也会出现陪伴型的,比如说虚拟的秘书,甚至是虚拟的伙伴,它真正解决我们人在孤独阶段需要人陪伴的这个问题”。

大概在十几年前,百度内部最强势的部门,恐怕要算产品部门,准确的说,这里是一群血气方刚的产品经理们,他们一端连着技术后台,一端连着前端的用户。

骄傲,是这个团队的特点。但更准确的说,不是骄傲,而是“底气”。这种底气,来自于他们每个人都坚信,不仅百度的技术是最好的,而且产品部门是最了解、也是最有义务去维护终端用户体验的一群人。

那个时候,经常可以看见产品部门的百度同事,为了一个很小的细节把邮件抄送到高管,甚至是李彦宏本人,只为了争论一个问题——这么做是不是符合百度用户的体验?

当时的百度只要在搜索及衍生世界里发布产品,就能把技术价值最大化释放。搜索、贴吧、知道、百科、地图,一系列产品让用户如数家珍,也伴随着第一批互联网原著民的成长。

今天的百度,处在AI大普及、智能社会来临的前夜。他们更多的要起到赋能者、联结者、播火者的作用,他们要和各行各业、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以期找到百度AI能力和真实世界的连接点,并及时地播下火种。

这种改变的源头,就是百度人从虚拟世界里的赋能之王到现实世界的刀耕火种,40000百度人用同一种活法,更谦逊、更入世的态度行走于人间。从2015年的小度初试啼声,到2021年把真正的汽车机器人带到物理世界,百度老老实实地兑现了自己在AI演进路线图上的承诺。

“我真的不能谈太多,请你原谅”,回答我的是AI跳水队项目团队成员,我们正在聊的是百度为中国跳水队量身定制的 “3D+AI”跳水辅助训练系统。

太多的细节无从得知,但从以公开报道中我们也大概了解到,在这次跳水队携带的诸多装备里,有一批神秘的平板电脑,他们掌握在教练和运动员的手里,而里面,就装着百度的AI能力。

众所周知,跳水是一项超高速运动,从起跳到落水只有短短两秒钟。以中国某位著名跳水运动员为例,他擅长的十米台高难度动作5255B,要做900度的转体加900度的翻腾,也就是两秒钟内,要完成1800度的翻转动作。这一过程中需要反复练习、打磨起跳加速度、腾空高度、旋转角速度、什么网络云盘好用进水角度等,这样的瞬时数据采集与分析工作,对技术的考验都是非常大的。

AI跳水团队就依靠三维重建技术,利用百度智能云3D技术,对训练场馆进行了数字化构建,1:1三维重现了场馆的每个细节,实现360度自由视角的时空定格。

据了解,在安装相关设备时,仅仅凭着激光雷达的“一瞥”,就把相关点位的设备安装精确到了厘米级,而后,根据这些数据重现的数字化场馆,能够和百度的AI技术结合,自动抽取运动的关键动作,实现定量分析。

除了对分解动作的数据收集和分解、分析,这套系统还构建了跳水动作的“知识字典”,以实现“看得懂”。也就是说,运动员完成一个动作后,系统会自动识别出是哪个动作、对应的动作代码及难度系数,并进行综合智能打分,帮助运动员更好地进行横向与纵向的竞技水平对比。

AI跳水队团队让我们切切实实地感受到了AI走进生活。这也是40000百度人正努力让我们看到的一个世界,“AI远比你想象得走得更近。”

网站免费空间申请在百度40000人的一种活法-奇享网

7000人的百度和40000人的百度,如果要概括共同点,那就是他们都有一个活法——相信技术可以改变世界,为此不惜一切代价的去努力。

“很长一段时间里,百度世界大会更多的是给百度的合作者和生态伙伴去释放赋能信息,所以从整体来说是to B色彩浓郁的”,一位参与过早期百度世界大会的老百度人回忆说。

的确,如果找到第一届百度世界的信息,会发现行业色彩会相对浓厚——“2006百度世界”举办了一系列的主题论坛和业界交流活动,推出了“百度精准广告”等新产品和服务,并发布了“2006百度营销百强”,很大程度上,是一次全方位诠释百度在商业机会方面给B端客户带来的巨大价值的活动。

此后,才是展示了百度世界领先的中文搜索技术、产品和服务,但这些产品的重点,“也是让来宾亲身体验创新网络互动营销的魅力”。

“来宾与百度共同探讨了业界的变革以及新的合作机会”,这是当年新闻稿里的一句线年的百度世界大会,邀请了全球顶级的营销大师米尔顿·科特勒先生,主题仍然是营销。

2008年的百度世界大会明确指出——“营销”为本次大会最核心关键词。大会上,围绕“营销引擎”的关键战略,百度发布了新营销产品——“我的营销中心”。

2009年的百度世界大会,高朋满座,来宾都来头极大,但主题仍然是“就互联网的未来发展方向、中国互联网的技术创新之路以及互联网的资本市场运作展开了深入的探讨”。

可以明确的看到,从2006年到2014年,尽管百度世界大会展示了各种各样的新技术,淘宝网店购买但其中的主线明显围绕着商业变现和营销创新,从这个意义上说,彼时的百度世界大会更准确的是百度和百度客户、百度生态伙伴的大会,即使百度从本质上是一个非常C端化的企业,但所有的百度世界大会,都是围绕商业生态为主,展示C端技术为辅。

线年开始,这一年,整个活动的中心是虚拟的智能机器人助手——“度秘“,也是今天小度的线%的C端化,商业不再是主题,技术普惠成为主流。

2016年的百度大脑、2018年的无人车……可以说,以2015年为分界线,百度世界大会从链接商业生态伙伴、探讨营销创新、挖掘变现潜力、赋能企业用户等主题,开始大幅转向普通消费者进行宏观科普,致力于阐释百度是如何用技术让复杂的世界更简单,如何深入千家万户的生活。

而2020年和2021年更是这种思路的极致发挥,2020年和央视合办已经充满展现了普惠属性,而2021年除了央视主会场,还连接了数字人、新物种、无人出租车、AI助老等多个场景,可以说,百度在极力地展现自己对普通人的价值。

如果你把这种变化理解为百度商业化进程的不同阶段,这种解释其实是说不通的,因为在2015年以前,百度的B端业务其实相对单纯、集中;相反,从2015年以后,特别是进入前AI爆发期,百度真正的竞争力和市场重点,开始向B端转移,其中包括智能云、百度大脑、飞桨深度学习平台、托管页等业务,基本都是B端为王的项目。

所以一个有趣的结论是,百度的B端业务相对简单时,尽力展示的是B端的能力,而业务大幅度向B端转型时,百度世界的取向却越来越C端化,到2020年、2021年这届更是变成了一次次科技狂欢节。

百度的第一个十年是PC互联网的十年,产品线相对简单,主要是搜索和知识化、社区化服务等,而对于这十年中的中国社会来说,互动营销的确是一个新鲜事物,是百度能给社会、产业带来价值的主要载体,所以百度的重点是推广和发展这种价值及其生态。

而百度的第二个十年,是移动互联网的十年,互动营销不再是新鲜线年后,整个社会开始了所谓的“互联网下半场”,而所谓下半场,一方面是互联网基本尝试了对所有行业的改造,商业模式创新开始停滞,以技术创新叠加商业创新的新模式呼之欲之。

有人可能从市值的角度认为百度的近十年是一个退步期,市值就是市值,是一个客观的数据,但从百度人心态的角度来说,百度的十年是一个试图担当更大的社会责任的十年。

其中,一个标志性的时间很少有人提起,那就是李彦宏大概在9年前就做出了精准的预测——他2012年在硅谷的华源科技协会演讲中说:“由于中国互联网公司和互联网市场规模庞大,中国用户可能先于美国消费者认识和遭遇到某些特定挑战和难题,中国互联网业界可以通过创新来解决这些问题。中国互联网的发展将摆脱模仿模式,产生更多本土化的发明和创新。”

一般人可能不太知道华源科技协会的影响力,这个组织是硅谷影响力最大的留学生协会,是硅谷第一个推动以华人为主体的留学生在高科技领域创业的社团,它曾经是硅谷和中国之间交换科创信息的重要桥梁,也是中国互联网企业挖掘顶级人才的俱乐部。

所以,能够在华源科技协会这样的场合去做这样的预测,其实不啻于在硅谷和中国同时吹响了百度将进军更高层次的科技创新的号角。也就在第二年的2013年,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后改为百度研究院深度学习实验室)成立,百度开始成体系、有组织的在中美搜罗顶级AI人才,开始了冲击AI世界顶级俱乐部前排坐席的努力。

但百度很快发现,开发AI能力固然很难,但把AI推向社会,推动智能化经济转型却很难,这里面的因素非常复杂,无非有几个层面——尚未形成社会共识、产业对AI的价值缺乏认知,公众对AI的能力缺乏印象。这也是为什么AI已经走进了生活的方方面面,很多人却还在给感慨AI离我们有多远。

于是,从2015年到2021年,AI创业在中国掀起了一轮轮的热潮,百度作为领导型头部企业,对自己推动中国社会智能化转型的社会责任,有一个从模糊到清晰的认知过程,并开始多地开花把AI带进出行、生活、产业等场景,让硬科技普惠社会成为可能。

网站免费空间申请在百度40000人的一种活法-奇享网

其实AI落地这件事,按托马斯·塞缪尔·库恩《科学革命的结构》这部经典科学哲学作品的说法,是一个社会的科技共识向下一个共识的转换期。怎么在贴吧上卖东西历史上,这样的转换期包括从地心说向日心说的转变,从牛顿经典力学向狭义相对论的转变。当然,越到后面,转换越快,时间单位从千年一换变成了几十年、十几年一换。但是,每次转换中的推动者,都是要付出巨大的劳动和血汗的代价的。

在这场真正意义上的AI征途上,40000百度人用一种活法、一种姿态去努力,就像丘吉尔说的:”我能奉献给你们的,只有热血、辛劳、眼泪和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