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百度正式赴港二次上市,以股票代号“9888”开始交易,发行价为每股252港元。

实际上,百度在招股期市场认购反响不俗,“AI第一股”由此而来。据公告显示,百度在香港面向散户发售的股份已获得逾112倍超额认购,通过本次IPO将融资239.4亿港元,约合31亿美元。

在历经了长达两年的股市低迷期后,百度在2020年第四季度时交出了亮眼财报,也是在那时,百度的股价迎来转折点。

相比营收和利润,财报中百度对自身称谓的更换同样醒目:“具有强大互联网基础的领先的人工智能公司”。

十年之前,百度还是一家以搜索引擎业务见长的互联网企业。而现在,百度已然转身AI新贵,以技术见长。

2011年5月,百度手机地图Android版推出支持增强现实(AR)功能的手机地图客户端,通过摄像头,把虚拟的图像、文字信息与现实生活图景结合在一起。

2015年9月,百度宣布在最新的手机百度6.8版本中推出全新的机器人助理度秘。连接3600行实现服务接入、全网数据挖掘支撑服务索引、智能交互完成服务满足这“三大基石”炼成度秘超级秘书。

2017年4月,百度发布“阿波罗计划”,并与部分城市政府达成合作,打造无人出行服务。

彼时,百度的AI战略有了初步的构架,Apollo充当“先锋”,用以开辟AI领域当下最为火热的自动驾驶赛道;DuerOS指向流量入口,利用语音交互与硬件补贴,获客和训练算法;云业务则指向产业,针对传统企业IT结构的转型趋势,从底层技术包揽To B业务。

不过,起初,一心营造AI世界的百度并未受到外界的认可,源于AI在早期主要面向B端行业。这种市场特性,决定了其商业模式主要面向客户提供技术或服务,如果不能快速找到落地的业务场景,那AI的变现能力会很慢,一片片质疑声也投向百度。

尤其在2019年Q1,百度财报显示,当季营收未达预期,利润由盈转亏,这是其2005年上市以来百度首个季度亏损。财报发布后的半个月里,百度市值跌去近三成。

但彼时的百度显然想要以投入换增长,这次不那么亮眼的财报并未击垮百度all in AI的决心,坚持投入,重点关注AI技术与落地的过程,而非利润和份额。

故事的转折点发生在今年2月中旬,百度用2020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宣布自身的AI商业化进程正在逐步走向胜利,或许这也是资本再次相信百度的原因。

根据2020年Q4业绩报告,作为百度的支柱型业务,智能云正在承担变现的艰巨使命。财报中指出,第四季度,百度智能云凭借差异化的AI解决方案优势实现同比增长67%,年化收入约130亿元。虽然与阿里云仍有差距,但这已经成为百度营收的新力量。

实际上,步入5G时代以来,AI与云的相互结合无疑愈发紧密,正在共同助力企业实现复杂且迫切的数字化转型。财经网浏览其官方页面发现,目前百度智能云已经在智慧城市、智慧金融、智慧能源、智能制造、智能客服与营销、智慧医疗、智慧媒体等领域率先落地,可以说,百度智能云正在成为最懂AI的一朵云。

正如行业分析师在解读其云业务时所指出,百度云之所以取得如此高的复合增长率,百度云官网不单单是其为企业提供了基础的云计算服务,而是通过AI与智能云的结合,真切解决了行业痛点。

值得一提的是,当下AI基础技术已经取得阶段性的领先,但百度依然没有满足于此,而是在继续大力投入研发,巩固AI技术优势。Q4财报显示,百度核心研发费用占收入比例达到21.4%,研发投入强度位于中国大型科技互联网公司前列。

在这个成熟的证券市场,亦有投资人认为百度AI只是“吆喝”声大,除了在AI方面释放出的张力,百度在其他业务层面并未有较大改观,疲态尽显。

也正因如此,昨日晚间暗盘仅涨2%,相比之下,同样于本月赴港上市的B站暗盘涨超20%。

在直播业务上,百度曾试图通过收购YY来展现向阳报表,对百度而言,YY直播是其为移动生态引入的一项产品,目的是满足用户多元化的需求。但百度对于直播的布局显然太过于滞后,两者的结合虽为可取所需,但业务运转需要磨合。百度有流量,YY有变现平台,如果直播能够升百度站内用户对于内容消费的意愿,也有机会进一步带动电商等其他业务的发展,但无疑这部分内容当前还未看到落地。

视频平台更是百度的心病。尽管爱奇艺利用超前点播、提升会费等方式折腾过多次,但依然“不挣钱”。根据爱奇艺最新财报显示,2020年爱奇艺总营收297亿元人民币,全年运营亏损较2019年缩减33亿元,但依然难摆亏损命运。究其原因,一直以来,用户注册信息填写,订阅付费和广告是爱奇艺的收入支柱。但近两年,在广告营收方面,爱奇艺受到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猛烈冲击,虽然凭借优秀的自制节目赚足了热度,但营收水平还需改良,商业化进展才能更为顺利。

可以说,在今后很长一段时间内,百度的利润都将持续承压。更为重要的是,百度还开启了一项更为烧钱的业务造车。

如果说智能云业务已经成为新增长引擎,那么以阿波罗计划为主的智能汽车业务,有望成为百度未来十年的新“AI彩蛋”。

一开始,百度的Apollo计划,仅仅指向打造自动驾驶开放平台,但在当下的二级市场中,想要被资本看重,造车才是王道。

今年的1月11日,百度正式官宣将以整车制造商的身份进军汽车行业,当时百度也同时公布了造车计划的四个核心要点。即和战略合作伙伴吉利控股集团共同组建一个新的汽车公司,该公司会由百度控股;新成立的汽车公司面向乘用车市场;业务内容方面,新公司会在智能汽车的设计研发、生产制造、销售服务全产业链上进行布局;公司组织架构方面,百度汽车公司将自主运营,独立于百度的母公司体系之外。

不同于传统车企覆盖的产业链、制造等大环节,互联网造车的优势在于数据、资金、生态和技术。就百度而言,自动驾驶业务RoboTaxi、帮助企业量产车实现自动驾驶的解决方案AVP(Apollo Valet Parking)和ANP(Apollo Navigation Pilot)产品以及智能交通这三部分,汇总成百度的“ACE牌”Apollo计划。

据悉,1月27日,美国加州车辆管理局(DMV)向百度颁发了开放道路无人驾驶测试许可,这是百度在最前沿的无人化测试领域取得的一个新突破。至此,百度Apollo同时在北京、长沙、美国加州三地进行开放道路无人化测试。

近日,DMV还释出了一份关于自动驾驶的数据统计报告,在这份报告中,根据测试企业的路测里程、接管数据和牌照发放进展三部分内容,定义了当下的自动驾驶格局,即谷歌阵营的Waymo、通用旗下的Cruise、百度Apollo三强领跑。

其中,路测里程越丰富,意味着遇到的长尾场景越多,也会具备更多的安全性考量,根据2020年加州路测里程,Cruise全年跑123.9274万公里一骑绝尘,而Waymo跑约101.2017万公里。与之相比,在北京路测报告中,百度Apollo的自动驾驶路测,全年跑了112.53万公里。

而在牌照发放层面,加州发放的无人化测试牌照厂商不但包括Waymo和Cruise,百度也成为唯一一家在中美都准许开启无人化测试的自动驾驶公司。北京市最新公布的数据显示,百度已经持有199块中国自动驾驶牌照。

目前,百度的自动驾驶业务前景已经获得了多个分析机构的认可,瑞穗分析师詹姆斯李发布研究报告,就百度旗下自动驾驶部门的估值提高了一倍,从200亿美元上调至400亿美元。

需要指出的是,虽然前景备受看好,但从实际出发,关于L4-L5的自动驾驶短时间内还无法量产,关于伦理、商业模式、市场规则等阵地百度造车还需要多一个层次的考量,在这期间百度无疑将持续烧钱,最终能否扛鼎,是摆在百度面前亟需解决的课题。

总体来看,百度基于AI领域的商业帝国已初步呈现,但其在人们心里的预期显然不止于此,更不止于AI,而是更深一层:成为认知型企业中的价值链提供者,这才应该是未来十年内,百度的价值体现。从这个角度而言,百度的AI愿景,还有很多硬仗要打。

从今日起,中国电信将再次大幅下调国际及港澳台地区漫游流量资费,同时开通覆盖绝大部分出访量的106个国家和地区的4G漫游服务。

奇虎360认为用户在搜狗搜索中输入“360省电王”时,下载链接指向搜狗手机助手。

今日头条今日宣布战略投资国内知名图片库东方IC,投资案完成后,东方IC仍将继续保持独立运作。今日头条方面并未对外公布具体交易细节,不过有消息称该投资为控股级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