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佛普拉斯》的谐音是短片《大佛》plus版,这部《同学麦娜丝》,则是导演05年拍摄的《唬烂三小》minus版,麦娜丝同音minus。

画面从黑白到彩色,百度网盘如何改名字,画幅略微变化,加上导演碎碎念的旁白,延续了熟悉的风格和味道。

年少时,他们经常一起在红茶店玩牌消磨时光;一眨眼到了四十多岁,高价收支付宝账号他们还是时不时相聚在这家店里,靠着玩牌抵消无聊时光,吐槽各自的生活,倾倒苦水。

添仔,即吴铭添,最大的梦想就是做导演,想要振兴台湾电影事业,然而一个好的电影剧本都写不出来。

能让他完成电影梦的,大概只有每晚夜里做梦,说着梦话行使自己当导演的权力。

低价买了摩托车车位,还要自我安慰,这样狭窄的停车位,价格便宜,还可以帮助自己锻炼身体,一举两得。

他继承了阿嬷的纸扎店,负责制作殡葬仪式使用的纸人纸马,因为照顾阿嬷以及自己从事的职业和口吃,一把年纪还是光棍一个。

女友跑路,欠了一堆债,自己跑去洗三温暖(洗浴中心),死待百度网盘叫了特殊服务,又吃了药,不知道是为了减肥还是自杀,搞得口吐白沫差点嗝屁,要靠朋友替他收拾残局。

四个人中心地最善良的闭结,经相亲认识了带有一个女儿的阿月,单纯的阿月能从闭结的只言片语中,感受到他的全部心意。

四个人都在为自己的人生做着努力和改变,看起来都是认真地生活,然而现实却并不如意。

如果说《大佛普拉斯》是在做加法,讲述底层人群窥探到有钱人的世界,反而落得更加悲惨的处境;

《同学麦娜丝》则是在做减法,减少了影片的故事性,截取四个中年男子的人生片段,捕捉到他们为了“差一步”所作出的努力到失去,呈现出无比悲伤的场景。

这样普通的四个人里,有人失去了事业,有人失去了自由,有人失去了爱情,甚至还有人失去生命,最后得到的,却是更多的失意,或许这才是人生的常态。

“我们总是相信自己身上有一双翅膀,只要肯努力一定可以展翅高飞。但过了40岁,慢慢可以理解,原来我们其实只是一只鸡。”

从《大佛普拉斯》到《同学麦娜丝》,导演充满黑色幽默的戏谑,总是精准击中不少观众的心。

“《唬烂三小》是三十出头,《同学麦娜丝》是四十几,总之都是在谈论这个年纪的当下所遇到的困境。”

“这是一部在讲人生有点掉漆的故事,但人生掉漆没什么,自己买一罐油漆补一补就好。”

也许有的人终其一生,也没有振翅高飞过,但只要认真活过,为自己的人生努力过,笑过,哭过,那么这一生,也不算白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