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11日,界面新闻报道,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将好看视频与全民小视频整合为短视频业务部,由原好看视频总经理宋健负责。百度官方回应称:成立短视频业务部旨在让两款产品聚拢并形成更强大的生态合力,同时实现资源的高效调配和分发,推动业务快速发展。

这不是百度今年第一次加注短视频,5月13日,百度App总经理平晓黎在“2020百度移动生态大会”上宣布,把百度的流量用来扶持短视频与直播创作者。此外,百度集团执行副总裁沈抖也宣布好看视频将与百度App、百度贴吧等百度系产品打通,视频创作者的内容能在百度旗下产品被用户看到。

以此为节点,百度开始在短视频业务上重新布局,而这次宣布整合短视频业务部,算得上是百度在短视频赛道的阶段性动作。

如今短视频市场竞争激烈,对于百度来说,作为短视频赛道上的“老人”,前不久抖音、快手相继被传IPO的消息如芒刺背,此刻重整短视频业务,申请注册账号无异于再次把自己置于情势不明的牌桌上。

战狼下载百度云再度押注短视频百度终究有志者事难成-奇享网

和百度如今在短视频领域的窘状不同,早在2015年,短视频行业正处在发展快车道。当时百度内部曾有员工提议做短视频业务,但彼时百度正陷入O2O业务抽不开身。

2015年6月30日,百度CEO李彦宏出现在百度糯米战略发布会上,表示“百度账上还有500多亿现金,先拿200亿来把糯米做好”。此后,联合Uber进军出行市场、主导去哪儿和携程合并等动作完全分散了百度的精力。因为对O2O业务的重视程度过高,百度没有把握住短视频赛道的机遇。

从2016年开始,百度正式对短视频业务进行探索。2016年6月9日,百度旗下的百度图片应用宣布更名为榴莲,在功能上既包含了原来的图片搜索功能,同时也兼具短视频上传下载功能。但到了2017年5月,其官方微博忽然称:“榴莲App将于2017年6月1日正式下线,感谢各位一路以来的支持。咱们江湖再见!”至此,百度在短视频领域的第一次探索无疾而终。

到了2017年,先是腾讯在3月份以3.5亿美元领投快手D轮,此后快手在6月份用户规模突破6亿,DAU在12月达到9500万。2017年,快手以绝对的优势稳坐短视频头把交椅。李现的qq是什么

看到快手自带的巨大流量,百度自然不甘落后。2018年01月05日,百度再次推出“Nani小视频”(后改名伙拍小视频)涉及短视频领域。伙拍小视频是百度贴吧团队孵化的项目,官方介绍为“支持贴纸、美颜等功能的15秒短视频”,伙拍小视频的Slogan为“记录不一样的青春生活”。而抖音的Slogan是“记录美好生活”,二者几乎如出一辙。

和当时的抖快一样,达人创作者是短视频生态不可或缺的一环,伙拍小视频为了招募视频创作达人,推出了相对有吸引力的补贴政策。但到了2018年10月,与伙拍小视频合作的达人公会陆续收到了一份《关于终止合作的通知》。平台表示因为运营策略调整,伙拍小视频将从2018年11月1日起停止公开招募公会的运营模式和相关合作。

当时有工会人员称:伙拍很多的运营人员已经离职,几乎已经到了解散的边缘。根据百度内部传出的消息,伙拍的团队未来很可能会重组到全民小视频去。百度在短视频领域的第二次尝试再次折戟。

在这次最新的调整中,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两款产品无疑被百度寄予冲刺短视频赛道的希望。

全民小视频几乎是和伙拍小视频同一时期的UGC短视频产品。相比伙拍走的都市时尚路线,全民小视频走的是下沉路线,受众是三四线月,全民小视频被网信办以低俗信息的原由约谈整改。截至出稿,全民小视频在苹果App store的排名第673名,近30天平均下载量只有6299次。

而2017年11月上线月份,由原西瓜视频负责人宋健担任好看视频总经理,宋健对好看视频的业务进行重新梳理,在人群定位上主打2亿社会中坚力量,为用户提供更多垂直、知识类内容。和全民小视频式微不同,目前,好看视频和微视等产品处在短视频赛道第三梯队。

此外,今年10月百度推出聚合类短视频App百度看看,百度看看的内容来源分别来自百度自有平台和站外渠道,但这类聚合类的版权存在很大争议。整体上,百度虽有自己的短视频产品,但由于布局稍晚以及几次折戟,因此在短视频领域存在先天不足。

用户数据是最能直观体现的,截至2020年9月,好看视频平台创作者数量突破百万,独立App日活超3000万;截至2020年6月30日,快手应用程序及小程序的平均日活跃用户为3.02亿;2020年9月16日,抖音官宣应用日活超过6亿。此外还有很多底部短视频产品,市场几乎被抖快瓜分殆尽。

早在2013年,腾讯就已经开始涉及短视频,微视应运而出。2015年,微视在短视频App的排行上仅次于美拍位于第二名。但在2014年9月,微信新版发布,首次支持用户在朋友圈和聊天框里发小视频,腾讯内部开始对微视的投入摇摆不定。从2015年开始,腾讯对微视只做简单的维护,微视最后一次更新是在2015年4月。

当时趁着这个契机,今日头条在2016年一年间连续推出三款基于算法分发的短视频产品:头条视频(后改名西瓜视频)、火山小视频、抖音。自此,头条的短视频矩阵初步布局完成,几乎涵盖所有短视频常见形式。靠着对算法的深入理解,短短一年时间,字节跳动旗下三款短视频成为千万级日活的产品,为抖音后来的市场地位打下基础。

2016年也被称为短视频元年,看到抖音的强势崛起,腾讯自然心有不甘,在之后持续推出各类短视频产品:QIM、MOKA魔咔、DOV、MO声、yoo视频等,以及重启几乎被遗忘的微视。这些产品中,腾讯内部对微视的扶持力度最大,几乎是“倾半个集团之力去支持”。在2019年春节,腾讯在微视上以“视频红包雨”的方式共发出5亿红包。

此外,微信专门为微视定制了一个每天10亿量级曝光的广告位,当时点开微信朋友圈相机,会发现在“拍摄”、“从手机相册选择”下面,多了一个选项:“用微视拍摄”,点击后,即跳转到微视下载页面。在腾讯的重磅扶持之下,微视的用户增长迅速,曾一度超过抖音,冲上苹果App Store免费排行榜第一名。

但微视的用户留存却一直是个问题,数据显示快手与抖音的留存都在60%上下,而在QuestMobile发布的《中国移动互联网2020半年大报告》中,截至今年6月,微视月活跃用户数为9615万,活跃用户7日留存率为50.3%。

微视虽无缘崛起,但腾讯没有放弃短视频,2020年1月21日,微信视频号正式开启内测。和此前的微视不同,微信视频号直接在微信产品体系内。在微信的生态的加持下,微博微盘找资源微信视频号被赋予了更多的可能性,张小龙曾发表一条朋友圈称,新版视频号已经突破2亿了。

除了腾讯视频号的强势介入,近期短视频赛道也迎来了大地震抖快相继传来IPO消息。

2020年11月5日晚间,快手正式向香港联交所递交了招股申请,云盘网页版登录最快将于明年第一季度登陆港股,目标估值500亿美元。而在11月6日,华创证券指出,字节跳动计划打包三大业务抖音、今日头条、西瓜视频赴港上市。

互联网领域马太效应明显,资料显示,抖快两者加起来用户占比高达60%。毫无疑问,在两者上市后,短视频用户将更加集中在头部,因此对于百度来说,想要在短视频赛道取得突破愈发困难。

如今互联网红利逐渐消失,行业普遍存在流量越来越贵、获客成本越来越高,尽管如此,各大短视频平台都在用尽方法获客。

回顾百度此前在短视频赛道推出的产品,好看视频曾以“红包任务”模式获客,在2018年5月1日的3.7.0.13版本更新中,好看视频正式上线任务系统。当时在抖音和快手的强势市场份额下,短视频行业兴起一阵“用趣头条的模式造抖音”的风潮。

这类“拉人给红包”模式确实对获客有一定帮助,在这个过程中为了获客付出极高的代价,但高投入并没有换来高回报,注册学信网账号这类方式带来的用户留存率极低,运营和内容才是赛道的重中之重。

此外,百度此前推出的短视频产品:好看视频、全民小视频、伙拍小视频等等,都需要依靠百度体系的流量和资源支持。但如今搜索早已不是互联网的唯一接口,手机百度业务对短视频的引流作用慢慢降低。百度旗下的短视频产品如果只靠堆流量来作为突破口,曾坐拥微信这个超级流量入口的微视就是前车之鉴。

最根源的地方在于,堆流量这种模式只能解短视频产品一时之渴,产品自身的传播属性和留存率才是最核心的因素。

在宋健接手好看视频后,对好看视频定位是提供更多垂直、知识类内容。但拿抖音为例,抖音视频多为20秒左右、轻松娱乐化的内容,这类内容往往容易让用户快速上瘾,因此好看视频泛知识类内容是否符合大众碎片化的观看喜好,还是个未知数。

在今年6月底,百度移动生态事业宣布完成搭建直播中台,将组建独立团队,可见百度对直播业务的重视。随后在10月26日,媒体报道百度收购YY国内业务的谈判已接近完成,交易价格在30亿美元至40亿美元之间。合并后YY客户端将继续保留,内容和技术同步提供给百度,国内直播团队也将划归给百度。

在百度收购YY后,最直接的影响是百度的直播体系有所加强,同为百度移动生态事业群体系,此次短视频业务部整合后,直播将对短视频生态有所赋能。当下,“短视频+直播”几乎成了短视频平台的常规打法,对于百度来说,“短视频+直播”战略也是一种选择,但这条路上抖音和快手已经构建出了一整套商业闭环,因此直播难成百度短视频的突破口。

整体而言,百度对短视频业务报以很大的期望,但百度的短视频之路仍充满荆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