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百度云“一把手”尹世明离职后,百度又曝出大范围人事调整,其在4月初宣布的人事调整中,晋升的总监级以上人士一共有54人,包含3位副总裁和51位总监。

  过去的2019年,是百度组织架构大调整的一年。当年3月,李彦宏通过内部信宣布了百度干部年轻化计划,张亚勤成为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第一位高管。而根据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百度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

  在百度、华为、金山等厂商争夺“第三朵云”的关键时刻,尹世明却离开了战场,这背后既是云业务战略方向的调整,亦是顺应百度公司人事结构的结果。重整旗鼓的百度云,是否已经准备好迎接关键一役?

  据36氪4月23日报道,原百度云总经理尹世明、副总经理张志琦于近期离职百度,并称该消息得到多名内部员工确认。时代财经向百度官方求证,但截至发稿前,未收到对方对相关问题的回应。

  接近百度云的相关人士向时代财经确认了近期组织架构变动的消息。据其表述,这次调整组织结构后,相比之前更加扁平化,但并不清楚对业务会有什么影响,“每年都在调整,习惯了。”

  2019年9月,百度宣布将智能云事业群组与CTO体系融合,尹世明团队向集团CTO王海峰汇报。

  今年3月11日,百度CTO王海峰发送内部邮件,宣布对百度智能云(ACG)进行调整,其中,尹世明、张志琦两人卸任原职务,另作安排;百度智能云的云计算、智能金融、智能客服、渠道生态等业务负责人将向王海峰汇报。

  百度方面对时代财经表示,2020年开年,百度智能云已经进行了连续两次架构升级,智能云与AI技术平台体系(AIG)、基础技术体系(TG),整合为“百度人工智能体系”(AI Group、缩写为AIG),并明确智慧政务、智慧医疗、智慧金融、智能客服与营销四大赛道。

  可以看出,在上述调整中,尹世明所在的ACG从单独的事业群组,被合并至整体的百度人工智能体系AIG,汇报对象从李彦宏改为去年5月升任为CTO的王海峰,管辖范围缩小。

  至于尹世明的卸任原因,有来自百度内部员工对媒体表示,百度云现在的策略是借助AI来追求高速发展,因为企业客户如今更重视靠AI解决方案帮他们创造新价值,而尹世明和张志琦的销售打法已经跟不上目前的To B市场,以往铺量的销售策略不再行得通。

  一位分析机构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云计算市场正处于全面上云的关键时期,企业需要用最快的速度,把优势业务发挥到最大,从而占领市场。

  百度云的优势业务正是AI。在上述接近百度云的人士看来,相比阿里、酷流以及华为等其他云厂商,百度在AI解决方案方面保留着绝对优势,其他应用层面,则“各有千秋”。

  2016年,尹世明被百度前总裁张亚勤招至百度,担任百度云总经理职务,和此次一道离职的副总经理张志琦一样,二人皆有着深厚的销售背景,分别为SAP大中华高级副总裁与SAP中国区副总裁。

  从Oracle、IBM、SAP等老牌IT企业挖人,是科技公司快速进入云计算市场的一贯做法。这也意味着,传统IT企业员工在全球云计算业务的拓荒早期,立下了汗马功劳。

  2011年,原IBM大中华区云计算中心总经理朱近之离职,转任华为全球IT战略与规划部高级副总裁,被视为华为发力云计算的标志;2014年加入阿里巴巴任副总裁的刘松,是阿里云计算与大数据生态体系的主要推动者。在这之前,他分别在甲骨文、IBM等公司担任高级技术管理与战略发展职位。

  2018年,谷歌为拓张云业务,重金从甲骨文高管中挖来Thomas Kurian接任CEO,助其发展云业务。Thomas Kurian到任后,目标瞄准了谷歌并不擅长的大型企业客户销售,将零售、医疗保健、金融服务、媒体和娱乐、制造业五个领域视为拓张焦点。

  与Kurian类似,尹世明称得上是典型传统IT业务骨干转战云计算的代表。

  加入百度之前,尹世明在SAP有过14年的职业生涯,历任售前顾问、售前顾问总监、公用事业行业销售、公用事业行业销售总监、副总裁和全球销售总裁助理。2012年,尹世明担任全球销售总裁助理,期间足迹遍及南北美洲、欧洲、非洲和亚洲。

  可以看出,与谷歌云类似,百度云对尹世明在大客户销售业务方面的经验寄予厚望。2018年12月,百度进行架构调整,将智能云事业部升级为智能云事业群组,谈及这一变化,尹世明曾向媒体表示,架构的升级意味着公司对智能云的期待更大了,所给予的支持也更大了。

  据《财经》报道,2019年初,百度云曾立下100亿元的营收目标,为了这个营收目标,百度将大量人员扩招名额给到百度云,在原有的1800名员工基础上再次扩招2000人。

  据百度云内部人士对媒体透露,“Robin(李彦宏)认为百度云2019年的表现不及格的。”该人士表示,尹世明主张优先扩张份额,“即使亏损也要做”,但百度云2020年的OKR中增添了利润指标,而不是不计成本地扩张。

  由于云计算是资金、技术双密集型产业,规模效应明显。业内普遍认为,最终拿走绝大部分市场份额的仅有三到四家。百度、金山、华为,都是国内云计算厂商“第三名”的候选人。

  靠市场扩张“豪夺”,百度网盘手机版登录,还是借助AI“巧取”,是关乎百度云能否稳住“第三名”位置的重要命题。

  根据张亚勤在2017年的表述,“在中国至少有三朵云,百度云盘激活码获取,BAT都能做成,每家都不一样。”此时的百度云尚以阿里、酷流为对标。至2020年,从目前市场份额来看,已经远远被二者甩在身后。

  即便如此,“第三朵云”也未必花落百度。在IDC对2019年中国公有云市场的统计中,华为云、百度云和金山云的份额均为5.2%。在其他机构发布的市场份额统计中,亚马逊AWS、华为云、百度云和金山云都曾出现在国内第三的位置上。

  2020年1月,在百度云融入AI体系的同时,华为云也经历了调整。从调整方式看,华为云在公司的地位有所提升,Cloud&AI升至华为第四大事业群。此前,“Cloud&AI产品与服务”在华为组织架构中属事业部,层级与事业群并列。

  在“第三名”之战中,华为云表现亮眼。根据Gartner最新研究报告,2019年华为云IaaS市场份额全球增速超222%,远超阿里57.7%和酷流91.3%,全球市场排名上升至第六,成为全球增速最快的一朵云。

  与百度智能云通常以AI为切入点的架构不同,由于华为本身在ICT领域具有扎实的基础,事业部落地案例中,AI依托云计算能力的情况更为常见。

  2018年7月18日,任正非在华为GTS人工智能实践进展汇报会上,将华为云定位为可供生态伙伴种“庄稼”的“黑土地”。在土地之上,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服务才能够顺利通行。

  上述云计算分析人士对时代财经表示,在云计算未来市场中,会更加关注生态和服务两个方向。而百度云和华为云出发点、打法、提供的产品乃至最终的市场目标,均有所不同,

  “百度做云有两个出发点,一是服务小程序和中小网站的中小商家,另外是为了兼顾使用搜索等产品的C端用户,以C端带动B端。”艾媒咨询CEO张毅对时代财经表示,“华为更在意硬件和体系的建设,云服务的销售可以和终端产品进行联动,因而对云服务产品的输出也更重视,二者出发点不同,提供的产品也不同。”

  互联网分析师丁道师对时代财经表示,双方构建的市场价值难以进行直接对比。“百度拥有搜索、网盘等亿级用户体量产品,互联网行业经验丰富;华为是2B服务为主,但也可以通过B端客户,间接服务更多的C端用户。”

  张毅认为,未来华为云和百度云不会有太大竞争,而华为云更可能面临来自阿里、酷流的直接竞争。

  而根据网络公开信息,近期百度云的2B业务进程亦有所加快。4月3日,百度宣布中标1900 万元的央视融媒体项目,将配合央视建设私有化部署的AI平台;4月13日,百度发布基于自主研发ARM服务器的“云手机”产品,可实现安卓原生App及手游的云端运行,将覆盖云游戏、云应用、云VR和云办公等四个场景。